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來源TGBUS原創作者褲褲2019-04-17

即使對ACG的愛沒有邊界,但人們心中會有。

在19世紀美國,起源于黑臉滑稽劇的“涂黑臉”(blackface)行為曾經盛行一時,而它演變至今,不僅成為了種族歧視的代名詞,還變成了一顆隨時會被踩到的“地雷”。

不過,對于某些人來講,這顆地雷即使威力再大,也無法炸開那堵擋在黑與白之間的無形之墻。

先從事情說起,4月13日,立陶宛的Twitch女主播Martsinkevich因為在直播過程中Cos了《Apex英雄》中的“命脈”角色,而被Twitch平臺判定為種族歧視并封號30天。

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由于內容被封禁,我們很難搞清楚他在直播當中具體做了些什么。而只有一些被發到推特上的照片可以參考。在照片中,她身穿一件白色背心,一雙白色手套和掛著一個醫用口罩,最重要的是,為了還原“命脈”的膚色,她本人將臉部和其它部位用黑色粉底全部涂黑,成為了下圖中的效果。

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根據她本人給外媒Kotaku所發的一封郵件顯示,她本來是想向觀眾展示一下Coser在裝扮過程中有多少道復雜的工序,而沒有任何帶有歧視意味的語言、動作和其它行為表現。但即使如此,她的直播在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就被突然封掉了。

直播被封后,Martsinkevich在油管發布了一個聲明視頻,說自己只是想更加接近“命脈”這個角色,而沒有任何取笑的意思,如果真得冒犯到了誰,她會表示道歉。

由于Martsinkevich這次不小心踩到了雷,所以在小范圍內又引起了一波對“種族歧視”行為的討論,不管是在那則聲明視頻的評論區,還是reddit或者Twitch的討論頻道,大多是對這種敏感過頭的封殺行為表示反感,不過說歸說,畢竟這種事情每年都會以各種形式發生。

拿最容易惹事的《守望先鋒》舉例,在2017年,韓國Coser “Pion Kim”在還原墨西哥裔的游戲角色“黑影”時,就因為把臉涂成了古銅色,在當時受到了非議,不過有些聲討她的人其實是把“黑影”當成了非洲裔。

另外一個事是在2018年,暴雪官方在Twitch頻道的《守望先鋒》直播環節中,韓國解說Binbon由于COS“末日鐵拳”的樣子,而導致暴雪最后出面向公眾道歉。

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這兩件事情都來源于對黑人“歧視行為”知之甚少的亞洲地區,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得到歐美人的理解,但理解不等于默許,白人(淺色皮膚)的人把臉涂黑的行為,即使是在Cos圈子,也同樣會受到主流社會媒體的制裁。

在這種事情背后,其實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如果ACG圈子的黑人角色隨著社會輿論的導向而變得越來越多,尤其是這種膚色在人氣角色當中占據了相當大的比例時,那么白人Coser可以發揮的空間就會越來越少,即使要出Cos,不涂黑的行為也會極大降低還原度。反之,黑人則不受這個范圍的限制。

但黑人Coser真得愿意Cos白人角色么?這個答案或許早就有了。

Kotaku在2016年曾經出過一個采訪報道,這個采訪通過幾位黑人Coser,指出了黑人Cosplay愛好者通常會面臨的心理問題。

原文中舉了一個Otakon 動漫展上的例子,一名叫Shannon的黑人女孩和她的妹妹躲在一個角落里,而他COS的角色是《火焰紋章》當中的拓海,這個角色在女玩家中人氣頗高。不過,即使她花了五天時間去打理Cos服的細節,到最后時刻依然退縮了。

“早上的時候,我本來不想穿它的,(我知道)有些事情對我來說并不重要,但,拓海畢竟不是一位黑人角色”。

結合另一位黑人Cosplay愛好者的話來講,黑人對Cosplay這件事上其實是抱有自我懷疑的,為了能得到認可,他們通常會在服裝道具和角色的選擇上慎之又慎,但最后的結果通常是得到忽視和冷眼。

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另一位19歲的黑人女孩Sola Heike扮演了《守望先鋒》中的D.Va,當記者和她在咖啡廳聊起來的時候,這名女孩講了一個對她來說已經司空見慣的事。

“我有一次扮演了《魔笛MAGI》中的裘達爾,并把照片放到了Tumblr上,然后招來了這樣一條評論:‘看來裘達爾在太陽底下曬太久了,而且蘋果也吃多了。’ ”

有些黑人愛好者使用了巧妙的方式,比如穿著《怪物獵人》的全身覆蓋型盔甲,這樣就沒人會在意他們的膚色了,或者利用涂白以及美顏的做法,但這種逃避行為并沒有解決任何問題,而且無法讓別人知道自己是誰,也是Coser們不能接受的。

被擋在Cos圈之外的黑色面孔

所以,在國外的一些游戲活動或者大型漫展上,白人Coser可以帶著輕松娛樂的心態去玩,即使在道具上,或者身體形態上等原因導致角色的還原度出現了很大差異,也不會受到周遭人的嘲笑,但黑人Coser就不同了,他們面對著更多的壓力和阻力,甚至會被這個圈子邊緣化。

結語

即使是CosPlay這樣的的小圈子,人們的心中也被豎起了一道無形的墻,一邊是高呼自由平等,同時反對一些對種族問題過于夸張和過分的解讀,而在墻的另一邊,他們又在想些什么,我們很難知道,因為這堵墻對他們來說,可能會更難跨越。


回到頂部
可靠的网上棋牌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360足球直播 aa国际动漫总部在哪 广东11选5任选计划网站 恒发彩票官方网站 飞艇怎么玩才能赢 乐翻二人麻将怎么能赢钱 百人牛牛押注几门稳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组选包胆如何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