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來源TGBUS原創作者餅干2019-02-11

當我在寫音樂時,總會思考故事真正激勵我的是什么。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這不是第一篇了,但是依舊要從Global Game Jam說起。徐賽斯,聽起來可能有點怪,這確實不是中國人的名字,它寫作Seth Tsui,屬于一名來自洛杉磯的美國音樂人。我們在去年的Game Jam北京站與徐先生相遇,當時他正擺弄著鍵盤擰著鈕,給小組的作品配上一段有趣的即興。徐先生在北京度過了兩年的時光,他的涉獵非常廣泛,從電影到廣告,這兩年中也有涉及到一些游戲的配樂制作。在今年的春節前夕,這位即將去度假的“美國大哥”接受了我們的采訪,進而讓我能夠完成這篇音樂人采訪的續篇。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徐賽斯在洛杉磯呆了7年,這期間他從一個畢業入行的新手成長為了能夠獨自創立工作室的音樂人。Game Jam他經常去,不過前些年都是在美國本地參加的,相較于中國的Jam,美國本土的更加成熟也更加商業化,這在徐賽斯看來并不是個優點,商業化帶來的不光是高水準同時也有壓抑的氣氛。他記憶最深的一次,小組的隊長想要為Facebook開發一款AI軟件,在短短幾天的時間里開發這種級別的程序相當難,但組員的水準也一點不含糊,最終他們確實做出了一款很高端的產品,但這至少對徐賽斯來說一點也不快樂。

中國的就不一樣了,主辦方并不是為了發掘人才,而參與者也沒有迫切到想在這個活動上找個飯碗,整個氛圍更加輕松,這也促進了來到此地的創作者能夠切實地去嘗試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哪怕它看起來沒那么高級,卻表達了開發者最本真的情感。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在洛杉磯的7年,徐賽斯經歷了很多,他開始慢慢意識到在音樂的創作過程中哪些是重要的,又該如何去把握這些最核心的內容。美國的音樂制作行業很完善,況且他還在洛杉磯這樣一個充滿了需求的城市。我很好奇,為何這樣一位能夠在家鄉站穩腳跟的音樂人會不遠萬里跑來中國呢?賽斯給我的回答也足夠直接。

的確,在美國這個行業的成熟程度很高,不論是游戲、電視、電影、廣告行業都非常重視配樂的質量,用戶也能很明確好的音樂給體驗帶來的提升。但是正因為行業成熟,它本身留給年輕人的機會是不多的,拿徐賽斯本人舉例來說,他所在的公司曾經承接過小黃人電影的配樂制作,這其中他功不可沒,然而想要在這樣的創作過程中留下自己的痕跡卻很難。另一方面,在這樣成熟的體系下,很多需求方都會有自己信任的長期合作伙伴,一些上了歲數的老藝術家依舊奮斗在工作一線,這也讓年輕人感覺到很絕望。

基于這樣的原因,在兩年前徐賽斯來到了中國北京,并在這里建立了一個自己的工作室。在他看來中國的配樂行業正在飛速發展,不論是中國還是美國,在幾年前都還對配樂這件事的認知狀態不佳,尤其中國的變化最大。在以前的合作中,很多制作人都會對音樂的創作速度與數量有著很嚴苛的要求。而如今更多的人明白了配樂的意義,有了足夠的耐心去期待優質作品的誕生。

在北京的兩年,身邊發生了很多變化,不僅是他愛吃的飯館關張了,資本的投入也變得冷靜了。雖然現在或許有些蕭條,但這也是行業蛻變的必要過程,如今已經少見投機行為了,很多開發者或制片人都在用心完成創作,他們對自己的作品很有自信,也對自己需要什么有著清晰的認識,這樣的變化很不錯。不過,好吃的館子變少了還是有些難過。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作為一個在中國創作音樂的美國人,徐賽斯確實有著不小的先天優勢,他并不是來到北京才開始學習中國音樂的,這也讓他在為好萊塢工作時就頗有特色。然而十分有趣的是,他在美國時合作方都會要求他在樂曲中加入東方元素,而到了北京不論是游戲、電影還是廣告片都希望他發揮好萊塢的美式作曲風格,這樣的轉變很有意思,也很有挑戰。

不過在他本人看來,音樂創作其實并不區分東方西方,它本就是一種多元素交融的產物。換句話說,出產自西方的作品未必就沒有東方元素,而中國制作的游戲、電影也不一定講的就是東方的故事。正因如此,不要給音樂打標簽,說這個是美國的,那是中國的,要認為它們是全球的,是針對其對應的場景所獨創的,符合的是音樂發生的環境,而不是人為規定的風格。十年前的市場或許是那樣的,人們追求宏大的有感染力有代表性的音樂。但如今各種風格的作品都在尋求思想的表達,這時他們就需要更加個性化的配樂,這是非常好的現象。

來中國工作的日子也給徐賽斯帶來了很多進步,他向中國的音樂老師討教了更多弦樂管樂的演奏方法,這些元素也逐漸改變著他的曲風,那是一種東西方相交融的獨特音樂。前不久,華人創作的《包寶寶》令他印象深刻,動畫中雕刻出了非常中國式的親情,同時也有著強烈的中國文化表達。不過這部影片的配樂卻是美國人Toby Chu完成的,這種曲風和徐賽斯的就非常像,這也使得他非常喜歡這部動畫電影。

能夠來到中國創作音樂非常幸運,在美國本土徐賽斯或許并不能完全主導自己的創作方向,但現在他作為Seth Tsui工作室的老板卻能夠實現很多自己的理想。在過去的一年中,他完成了兩部游戲和多部電影的配樂工作,就在最近他負責的老任的一款游戲廣告片也在北美播出,作為玩家的他,成就感不言而喻。實際上,不論是在美國還是中國,創作音樂的環境差別并不是很大,他在北京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他們在這間工作室中完成了不少優質的作品,能夠窩在自己的小基地里專心創作是徐先生這兩年最開心的事。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即便是工作面向全球,近期中國的市場變化也同樣影響著徐賽斯,尤其是在游戲領域。徐賽斯沒有特別去經營自己的工作室,更多是通過產品的口碑,一傳十十傳百,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即便是上門談合作的開發者也減了不少。對于接下來的一年,他本人還是希望先踏踏實實完成手頭的工作,把一款游戲和幾部電影的配樂結束掉。從而結余出精力投入到一部西游記主題動畫電影和一部科幻片的配樂工作中,這是他第一次為科幻片配樂,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除了游戲與電影、廣告外,徐賽斯還從事著音樂在VR領域的研究。作為一名藝術創作者,嘗試新鮮事物并努力成為先驅者是很重要的,VR亦是如此。虛擬現實的概念如今很火熱,但是它依舊存在著太多待解決的問題,尤其是在游戲領域。由于游戲有著敘事的需要,游戲開發者在自由與約束的平衡上就犯了難,如何合理高效地引導玩家去關注特定的事物,目前來看能做到這件事的就是音樂與音效。不久前的一篇關于“谷歌聚光燈故事”的文章中對此有更詳細的描述,感興趣的朋友歡迎翻出來讀讀。新鮮的事物或許不一定會成為未來的發展方向,但它給參與者帶來的新思維同樣很珍貴,換句話講如果未來真的落在了這項新技術上,機會也是留給這些先驅者的。

在北京做音樂的人丨徐賽斯

作為一個從業近十年的音樂創作者,雖然還有很多內容需要學習,但徐賽斯還是給我們留下了幾條建議,希望這會對同行新人帶來些許幫助。

首先,不要為了學而學,這項技術更多是在應用與實踐中精進的。另一方面,美國的教育成本非常之高,有不少當地的藝術系學生在畢業前就背負了高額的債務,這對于他們后續的事業發展是非常不利的。

其次,要盡量多學不同的軟件。如果你是獨立創作音樂,大可不必管那么多挑自己順手的去使用便可。但絕大多數的從業者都是在和其他人打交道,多學一種軟件就像多了一門語言,能夠給你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條,不要免費為他人工作。免費的打工有且只能有一次,便是職業的第一次嘗試。有了成果的你應該對自己的水準有自信,不要白白消耗精力去做無償的工作,這不僅是對自身水平的貶低,同時也會對行業造成不良的影響。

不論何時,在創作時不斷問自己,故事真正激勵你的,是什么?

回到頂部
可靠的网上棋牌 ag我刚开始赢几万后面全输了 享赚农场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足球比分分析 万汇游戏客服 2017北京pk10官网直播 快三大小单双是骗局吗 时时彩技巧 山东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皇家重庆时时app下载